快捷搜索:  山西  万年土    美女  美食  %E8%BD%A6  一线天  山西新闻网

于无色处见繁花

<img data-cke-saved-src="http://news.sxrb.com/NMediaFile/trsImg/2019/04/24/a720dd5d-e32f-41a3-a047-1b3b65c56ff2-rBDPKly_gySAfi99AAP5MvX5HV885.jpeg" src="http://news.sxrb.com/NMediaFile/trsImg/2019/04/24/a720dd5d-e32f-41a3-a047-1b3b65c56ff2-rBDPKly_gySAfi99AAP5MvX5HV885.jpeg" title="e83cced3d090dd295b251839392a2311.jpg" alt="e83cced3d090dd295b251839392a2311.jpg" width="550" oldsrc="e83cced3d090dd295b251839392a2311.jpg" width:600"="" style="margin: 0px auto 10px; display: block;">

 

 


  由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实验一团创排的现代晋剧《起凤街》,是继《上马街》之后该团推出的又一部风格独特的现实题材剧目。从年初这个项目启动后,我就时刻关注着它的动态,对这出戏的呈现非常期待。这种期待首先源于围绕在谢涛身边的金牌主创团队——编剧赵爱斌、导演雷守正、作曲刘和仁,他们始终与谢涛形成一种强劲向前迸发的合力,20多年来不断推出了许多质量上乘的戏曲舞台剧目——《丁果仙》《范进中举》《上马街》《紫穗槐》等等,每一次都有新的看点与尝试。
  《起凤街》的亮相,使我眼前一亮。它的切入点非常好,用平民的视角来演绎老百姓的故事,但传达出的却是一种大情怀。剧情以起凤街上一家炝面馆的生活片段为素材,没有曲折离奇的大事件,没有刻意的制造矛盾,也没有脸谱式的模范英模人物形象,剧中人物都是我们身边普遍存在的市井人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例如职工下岗、老城改造、修路、搬迁等一系列情节,都是我们随处可见的,更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他们的身上有着老太原历史味道的洇润。这出戏以亓金凤这样一个平民身份为主角,诉说着普通百姓的家长里短。小中有大,小人物中有大时代,小故事中有大温暖,小面馆中有大变迁。从这些小人物、小故事、小面馆中,我们感知到的是40年来的沧桑巨变,解读到的是改革开放对太原普通民众精神面貌的影响。这出戏体现了他们身上的乐观与善良,表现了他们对生活的信心,突出的是普通人物对生活的感受。
  作为这么一个朴素的戏曲故事,全剧的语言风格是朴实的,这是编剧赵爱斌老师质朴思想的体现。一个传达正能量的作品,通常很容易陷入到好人好事的思想禁锢之中,但是这个戏却没有落入这样的俗套。主人公没有一句口号式的台词,每一句都十分质朴,但这却无不体现着剧作者的才华与深厚的写作功力。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主题歌的歌词:唐槐树下的老街,丁字路口的院,女儿墙的花栏识相连。我家的枣树枝扫着你家的瓦,你家的小狗狗常舔我家的碗……多么美的词啊!却是那样的质朴,有意境,听上去是如此的亲切,生活的质感跃然纸上,让人享受着一种美感。不仅歌词,就是在剧中的唱词、对白,也是一贯的切实,剧中用了大量具有太原特色的话语体系和语言,让观众找到了共鸣点,而且也给全剧增添了极大的情趣。这种语言风格使得观众认为舞台上人物塑造的形象是可信的,让大家相信每个演员不仅仅是在“演”,而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
  舞台人物形象的塑造,始终是观众的焦点所在,也是业内专家对一出戏评价的重要内容。作为现代戏来说,人物塑造的难度应该是对戏曲行当的突破。戏曲同其他表演艺术门类最大的区别就是行当之分,行当是表演角色的,它包括了性别、性格、年龄、身份等各种信息。行当的塑造来源于生活,形成过程漫长,是艺术实践的结果,在千百年来形成了它固有的程式。但是在现代戏中,演员不得不突破行当程式对人物形象的束缚,这种突破的过程自然而然地会留下演员对旧行当程式借鉴的烙印。这种远离戏曲程式,让演员回到生活形态的表演方式,对演员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挑战,同时也是对现代戏曲新程式探索的一次很好的尝试。这种鲜嫩的,有别于我们印象中对行当角色固有的展现形式,无论说它是跨越行当,或者是体验角色,我认为他们在戏中做到了很好的平衡。尤其是谢涛老师所扮演的亓金凤一角,她和谢涛本身行当的生角是截然不同的,这种转换难度不可谓之不大。但谢涛老师通过自己对人物性格的理解,对剧本内涵的深挖,依靠自己成熟的表演技巧,非常圆润地做到了动作生活化与舞台形象程式化的统一,将四功五法的技艺融入到剧情与人物之中,很好地得到了老戏迷的认可,新观众接受的新戏曲样式,极大地丰富了戏曲对现实题材舞台剧的表演手段。戏中本工丑行演员梁忠威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他从传统表演样式中丑行的滑稽诙谐到戏中王家善热心、豁达、幽默,一副平头老百姓形象的转化很好地做到了表演不过火,分寸掌握极好。
  这出戏的唱腔与音乐带给大家的焦点也是非常注目的。它的主题曲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一首独立的音乐(声乐)作品,风格非常独特,介于戏与歌之间,朗朗上口的旋律易于演唱,又十分好听,来源于戏里的音乐素材,借用歌的形式,唱法上更偏于流行的轻声吟唱,却十分注重音调四声的拿捏,让人听着舒服,简单的旋律,清淡的配器非常符合戏剧整体的风格要求。
  诚然,一出舞台剧的上演是需要不断地修改,经过再打磨再提升、积淀,才能达到更高的艺术水准。《起凤街》也是有一些瑕疵的,首先它的事件线索有点繁杂,拆迁、丢钱、救助、寻子、盗匾、寻找恩人等,这些事件并没有用很有效的手段勾连起来,现在看着有点散,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物形象的塑造;其次就是主人公亓金凤的内心描写不够丰富,缺少一段重点唱段来进行人物内心情感的自我消化,戏剧张力还不太够,但这仍然不影响全局舞台上的精彩呈现。
  用太原的方式、太原的文化,演太原的人、讲太原的事、解读太原的凡人小事。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实验一团以自己的担当,秉承创作为人民的理念,给我们带来了一部反映太原改革开放成就的现实题材剧目,有浓郁的太原特色,为大家献上了传统文化大餐,相信他们经过精心打磨后该剧会一直演,不仅能上得剧场,更能下得乡村,为晋剧的传播尽更大的努力,为晋剧的发展交出满意的答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