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山西  万年土    美女  美食  %E8%BD%A6  一线天  山西新闻网

盘点山西省阳泉市李家庄村黑社会陈润祥

2016年5月18日,山西电视台公共频道法眼栏目播出《阳泉市郊区法院扣押的千万元财产哪里去了》
  http://www.sxrtv.com/content/d/g/2016-5-18/1463622823351.shtml

  盘点阳泉市郊区李家庄村委会主任陈润祥
  人物简介:

  陈润祥原名陈守祥,在一次刑事犯罪被拘期间以自残的方式保外就医,用钱摆平,为逃避罪责,改名陈润祥。

  陈润祥所在的李家庄村,是阳泉市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大村,三千余人口,陈姓在村中属寡姓。其父与前妻生有三个儿子,陈润祥是老大。因为其社会表现,加之兄弟排行,在他恶名昭著后,村民们称他为陈老大。陈家三兄弟都身高马大,且脾性刚爆。青年时期的陈润祥,带他的两个弟弟在村中横行霸道、偷鸡摸狗,很快步入地痞流氓的人生轨迹。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家三兄弟的身边纠结了一帮村中及邻村的,好逸恶劳之徒。逐步地在村中树立起陈家三兄弟的淫威。2006年,人民日报社驻山西记者站,到李家庄村暗访的调查报告上,对陈润祥是这样描述的:村民们称陈氏兄弟为李家庄三虎,三虎将恐惧植入了村民的心中,夜里孩子哭闹,母亲只要说“陈老大来了”孩子就不哭了。该报告认定陈润祥为黑社会组织之首,有组织、有保护伞。200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陈润祥调动他的黑社会资源,采取威逼、恐吓等一切下流手段当上了村委会主任。2005年又用钱,通过李家庄乡政府张姓书记买到了党票,并在当年当上了村书记。陈润祥集大权于一身,为聚敛巨额财富铺平了道路。现在的陈润祥更是飞扬跋扈、匪霸横溢,已经聚敛了亿万财富,村民们在他组织的黑社会集团的高压下,敢怒而不敢言。以下列举陈润祥历史以来的主要罪恶事实;

  1、盗窃国家财产 

  1996年,陈润祥雇佣十几个民工,将市自来水公司埋设的输水管挖出两公里多卖掉。案发后被市公安局二处拘留,在预审时,趁看管民警不备,用刮脸刀片在自己的肚皮上划了七十八刀,以自残方式获保外就医。期间通过金钱贿赂化解,公安局现存的案卷的封面上,涉案人员17人,有陈守祥(此事件后改名陈润祥)的名字,但里面没有陈守祥的材料。

  2、抢劫 

  2005年12月29日,陈润祥带领二三十号人,开着一辆冒牌警车,将为李家庄村兴建中心小学的阳泉市双路物流公司的,装载机三台、153货车一辆、别克轿车一台、煤炭一万零八百吨抢走,总价值一千余万元。当双路物流公司向阳泉市公安局防爆大队报案后。陈润祥又动用郊区法院的关系,将抢劫的机械设备予以查封、扣押。一万零八百吨煤炭被他卖掉,在法院的庇护下,将260多万元据为己有。
  陈润祥的抢劫行为将郊区法院法官卷入案件中,检察院对郊区法院法官在该案件中涉嫌滥用职权,对涉事法官蔡春喜立案侦查,并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2016年1月18日山西电视台公共频道法眼栏目,播出了郊区法院扣押的千万元财产哪里去了。报道中明确指出,郊区法院扣押的财产是陈润祥动用冒牌警车抢劫双路物流公司的财产,然后交郊区法院进行诉前财产保全。陈润祥用法院内法官狐朋的关系,为其掩盖抢劫犯罪。导致郊区法院卷入了一场十分不光彩的民告官的司法诉讼(郊区法院在诉讼中败诉)。严重损害了人民法院的社会形象和法律的公信度。

  3、横行霸道 

  2011年11月,陈润祥因与邻村的桑堰新村的个人矛盾,派村民将桑堰村的出村的路围堵,阳泉市电视台111报道,陈润祥竟厚颜无耻地说,路是李家庄的,要过路就得留下买路钱。经陈润祥的后台官员出面,陈润祥才对桑堰村网开一面。但是就在当年,陈润祥的三弟陈守业,在桑堰村大门口,起砖墙将出村大门围堵,并准备盖房子,因桑堰村惧怕陈润祥及其黑社会团伙土匪手段,再不敢告状,也知道告也无用,反而惹祸上身。早在2011年11月,有一篇在各论坛上热帖文章《社会主义新农村调查报告》中就桑堰村村民的生活处境这样写道:新村如囚笼,出门如出国。西边三只虎,东边一群狼。风中酒肉香,家无隔夜粮。吾生苦挣扎,日日在煎熬。

  4、强占、强拆

  位于李家庄村口的加油站,是一块金不换地块,陈润祥对此早就垂涎三尺。以及低的价格要加油站拆迁被拒绝,陈润祥采取霸王硬上弓手段,指使其黑社会成员***,在夜间乘加油站值班人员熟睡,把人从被窝里光身拖出来,将加油站房子推倒,所有的设备物品都埋在废墟中。加油站几经告状无果,又受到在陈润祥黑社会的势力威胁恐吓,只得忍气吞声。 

  5、非法聚敛财产二亿多元 

  陈润祥在2005年入党,当年就当上了村党总支书记,集大权一身的他,开始不择手段疯狂地聚敛财产,至如今已经至少有资产二亿多。其资产的构成如下 

  (1)房产:仅本市拥有房产三千多平米(外地房产不详):

  (2)小车:60万-100多万的豪车7辆:

  (3)银行存款近亿元(分别以其家族名义存入)

  6、其敛财的主要来源 

  (1)李家庄村的2600亩土地被他卖掉,所得款项未向村民公布,款项账目不清;

  (2)侵占村中土地,建商品房、营业房,自己受益;

  (3)在新村建设中收受开发商的巨额贿赂:

  在村里公共建筑拆迁的地下挖出近30万吨煤炭,以每吨460价卖出,得款约一亿三千多万元,该款去向不明(其中光偷逃税一千多万元)。 近年来的陈润祥,利用村委会主任的权力和使用黑社会手段,猖狂敛财,欺压村民。根据村民的反映,陈润祥的非法侵占集体财产,欺压百姓的事实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在此一一举报。

  对陈润祥这个人的评估,在贪官的嘴里是这样认为的。李家庄是城乡结合部的大村,人员结构复杂,只有用像陈润祥这样的人才能镇住。这样的评估,表面上是褒意实际上他也知道陈润祥是什么东西。同时也反映了贪官们的错乱思维,扶植气一个乡匪恶霸,祸害乡民。 近年来李家庄新村的建设成就,不能归功于陈润祥。李家庄是阳泉市的城乡结合部,在城市发展中必然有着得天独厚的发展机遇。如果换成别人当村委会主任,同样会发展甚至会更好。李家庄的村民少一帮祸害,生活得幸福安逸。

  就以上一些事实表明,中国的乡村建设的带头人,绝对不需要陈润祥这样的恶人。此类人持有不可更改的地痞流氓的本性,他们只会采取痞子恶霸的行事法则,网罗社会上的残渣余孽,构建自己的地下王朝,欺压乡民,非法聚敛财富。他们是社会底层的病毒,是生长在老百姓身上的毒瘤。正是反腐败战略中的苍蝇,必须拍打铲除。这是建立真正的和谐社会的基础,是还老百姓一个洁净的生活环境的必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